华灯初上、

刚刚!抽中洛洛的黑暗守护了!!!
我第一次单抽抽出ssr,虽然其中有概率5倍up的原因…!
但是我真的是超级无敌巨开心了!!!!!
洛洛真的是天使!!我爱他!!!!!

        我刚刚遇上一个监管者其他三个都凉了然后我被他打昏在地我以为我也要凉了结果他走到我旁边就不动了!!
        真的是又担心受怕又在想着我是不是遇到一个杀三放一的了然后我就尝试着自救然后告诉自己自愈吧自愈完之后就不跑了反正也跑不过。
        结果我自愈完之后绕着他转了一两圈也都没动!我玩的医生然后我就站在他旁边自疗结果后来我跑去输完最后一个密码机又开了大门他都没来追我!!
        呜呜呜我第一次遇上杀三放一的我觉得他简直就是监管者里的天使!!大好人!!!
        我觉得要表白他。x
        他会不会被我吓到。qaq。

方思明x你。与之共醉。

#我爱方思明.
#人物属于楚留香.ooc属于我.

与之共醉。方思明x你。
        这夜,月光皎洁,清风徐徐,甚为宜人。
        你拎着坛酒行走在街巷之中,抬头望这无边月色,不禁生出慨叹:“要是这时能有个人一起好好喝上一回就好了。”
        话音未落,眼角余光瞥见不远处房屋上一抹熟悉的身影,瘦高颀长的身躯,和那被风不时吹动的银白的发,你已然断定了他的身份。
        方思明。
        你心底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仅仅是见到这个人,就让你不由得喜上眉梢。
        你轻轻松松上了房顶来到方思明身边,他还没开口,你便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长串:“这么巧?你可是来找我一起喝酒的?我刚还想着谁能来陪我喝一场,没想到就看见你了…你此时在这…”你眨了眨眼看他,“可是专门在等我?”
        方思明侧身看了你一眼,清清冷冷的嗓音,却只回了你第一个问题:“上次说过了,有时间就找你喝。”
      你又等了一会儿,见他似乎没有再说话的打算,叹了口气,将手中酒的封口开了之后递给他:“喏,这里边是上好的烧刀子,比较烈。”
      方思明没有犹豫地接过喝了一口,清冽的酒渍顺着他唇角滑落,空气中弥散着浓厚的酒香,让你仿佛觉得你还没喝那酒便醉了。
        方思明将酒坛递回来,你接过,悄悄看了他一眼,见他目光没看过来,放心的小心转动酒坛,找到方才他的唇触碰到的位置,张口一饮。
        你心下窃喜,却未曾看见方思明微微勾起的唇角。
        烧刀子是真的烈,即便你尝过天下无数美酒也还是觉得脑袋迷糊了一阵,你醉眼朦胧看向方思明,见他似与平常无异,心下暗叹自己的酒量还是差劲得很。
         酒意同心意一起上涌,你看着他,一本正经地同他说了一句,声音因酒带上些许软糯:“我醉了。”
        听了你的话,方思明偏过头问了你一句:“怎么?”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好听,是你怎么听也听不厌的,你忍不住在心中胡思乱想了一阵,听他又问了一次,你才回过神来,笑眯眯伸手勾住他颈项踮脚将唇送了上去。
        酒壮人胆,你也不怕他怪罪,大不了事后他提这事你赖账装作不记得就好。你这般想着,笑吟吟的又重复了一遍:“我醉了。”
        方思明的目光停留在你的唇上,闻言轻笑,你虽不是第一次见他笑,但仍是不免有些愣怔。真好看…看来自己的眼光是真的好。你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方思明却不管你在走什么神,他抬手轻轻勾起你的下颌,在你的唇上印下一吻,沾着酒气的香味,让你连思绪都混沌开来。
        “我也醉了。”你听见他这么说。

蔡居诚x你。小别。

#傲娇的蔡师兄真好吃.x
#人物属于楚留香.ooc属于我.
#不存在文笔.

小别。蔡居诚x你。
        你接到任务要离开金陵去江南几日,走之前你特意去和蔡居诚打了声招呼,酒后的你絮絮叨叨地说你是如何如何舍不得这金陵城舍不得这闲适的日子,然后自己在心中补上舍不得他。他从头听到尾脸色是越来越黑,最后只很简单利落地回你一句“滚吧。”
        你习惯了他的语气,以至于这句话里隐藏的深层含义你是完全没有接收到,头一歪便醉倒趴在了桌上。

        做完任务回到金陵城比预期的时间还要再长一些,你踏入金陵的第一步就是朝着点香阁的方向,你晚回了那么长时间,不知道蔡居诚会不会就这样把你拒之门外了。
        于是蔡居诚就真的没给你开门,你有些无措的站在他房门外,试探性的敲了敲他的房门,声音平白多了几分委屈:“蔡居诚…你开开门,我才刚回来就来找你了…茶都还没喝上一口。”
        里边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分别的几个日夜你没有一刻不是在想蔡居诚的,然而急急忙忙赶回来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冷遇,你越说越觉得委屈,声音都多了丝哭腔。
        面前的门却在此时“啪”的一下打开,蔡居诚面上一脸嫌弃的表情好掩饰心中的慌乱:“行了,都多大个人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
        你委屈巴巴看他:“谁让你不理我的。”

        蔡居诚的房间跟走时没什么两样,点香阁的桌上摆着的从来只有酒,你在桌边坐下倒了杯酒一饮而尽,意犹未尽的咂咂嘴,之后你这才招了蔡居诚让他一起坐。
        蔡居诚明显的因为你将他忘一边的举动耿耿于怀,但他却出乎意料的,出口问出的是你下江南这几日的事:“你做个任务而已,怎么回那么晚?”
       你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很随意的就说了句: “哦,没什么,就是有天遇上老胡了,他邀请一起畅饮然后喝得有点多就…”
        你注意到他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去,你的声音也因此越来越低,渐渐没了声息。
        你小心翼翼地都过去扯扯他的衣角:“蔡居诚…?”
        蔡居诚觉得他不给这人一个惩罚真的不能平了他的怒气,他蓦地站起手一翻抓住你的手腕手微微用力将你拉起,随后俯下身将你压在他怀中与桌面之间。
        “?!蔡居诚??”你显然始料未及,瞪大了眼看着蔡居诚,未被抓着的另一只手抵在他胸膛前,试着用力推了推,蔡居诚却是稳居不动。
        “怎么?你不是整天想着嫖我?”蔡居诚说着,低头攫取你的唇,舌尖探进你的口中,带着股惩罚意味的狠劲,你力气不够,终是不敌他,待他起身退开时,你甚至觉得连舌根都泛着麻意。
        “???”你仍是停留在刚才蔡居诚的举动久久回不过神来。
        蔡居诚伏在你的耳侧,湿热的呼吸扑洒在你的耳畔,一字一句,带着凶狠,他说:“你是我的,若是有下次,我让你下不来床。”